樁功的手型

前幾天,在傳統武學平臺身分享了一篇《每天站樁,你知道自己在站什么嗎?》 ,收到很多朋友的反饋,希望能寫樁的具體練法,我想還是再花點時間,講講功中對手的要求,讓大家對樁功有個清晰、全面的認識,不然直接講具體的樁,大家練起來還是一片茫然,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鋼琴師的手型

高爾基說:只有先有手教頭腦,然后變聰明的頭腦在教手,而聰明的手又有力的促進大腦發展時,人類社會文化提高過程才能正常發展。 用“萬能的手”來形容人類這一雙神爪毫不為過,可以說人類社會所有就奇跡的創造,都離不開這雙手。

手與樁功的關系密切著呢,可以好不夸張的說,沒有這雙手的參與,你的樁能走到高層次的概率為零。那接下來就講樁功對手的要求以及手在樁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號脈

一、樁功中手型的要求

傳統拳種都掌型與競技武術中手型有很大的區別,在競技武術中,掌形都是直溜溜與鋼叉一般的外放型,傳武中的掌形大多屬于內斂型,如形意拳三體式的鷹爪,太極中的瓦棱掌等,傳武中的手型,基本都要求直骨順筋、虎口撐圓、手心圓、手背圓、指尖內扣,在樁功中,從基礎的筑基三樁插指樁、扶按樁和渾圓樁,再到高位扶按、鉤掛、撐托等所有樁法,手型的要求都是一樣的, 這也就為什么把手型單獨拿出來講的原因之一,不然,接下來講具體的樁法,每講一個樁,手型又的重復講一次。

樁功的手型

樁功中,總的要求是手如持球狀,也就是手指均勻分開以及手掌均貼在籃球表表面的形狀。往細了說,具體要求為:

1. 直骨順筋

除了大拇指以外,其余四指的指間距離要求等距,拇指往食指方向約45度,往掌心方向約45度,手指方向與手指往手掌中筋的方向一致,這是所謂的直骨順筋,這也是養生的要求,這里不再累積贅。

樁功的手型

2. 三圓

要求虎口撐圓,手心圓,手心有內吸的感覺,手背圓。

3.手指內扣

五指稍節稍稍內扣,有往里抓拿之感,形意拳說的鷹爪很形象。在樁功中,身上找,身外求,首先你自己得摸得到“東西”、拿得到“東西”,拿或者取的手型肯定是稍稍內扣的,所謂以形取意。

4. 意感均衡

站樁時,要求手指尖保持一定張力,指間有夾香煙或者小棉球之感。

王玉芳

對于手指結構不均衡的矯正

不少樁功習練者,因為長期勞作、傷病或不良生活習慣等,造成手指的結構很不平衡均整,對這種情況,可以在站樁時,在除大拇指外的每個指縫間各夾一個小木球,幾個月下來,手就被改造了。小木球2.6-3厘米直徑即可,淘寶上很多,一毛錢一個。不過,提前告訴大家,手指的改造很困難,當年我的手指改造可吃了不少苦。站樁的一層意義就是改造生理,當然包括這雙手。

姚宗勛

二、手在樁功中的作用

《每天站樁,你知道自己在站什么嗎?》 講到,樁功的三要素:結構、意念和放松。在這里,先別拿形無形,意無意,無意之中是真意,或者什么空空靜靜最難求來抬杠,這不是你樁功初學者的境界,對初學站樁的人來說,你先把結構整穩定準確了,把意念都摸到了,身體各部位都放松了,你再說其他的??梢哉f,沒有意念的樁功,就是個木頭樁,死樁,就像易筋經,有的人能把他練成廣播體操,因為他把易筋經的內涵都丟失了,有的人能把廣播體操練成易筋經,因為他能把體操賦予豐富的內涵和靈魂。 而人這雙手,就是意念的指月之手,沒有這雙手,在樁功中意灌周身,就成了海市蜃樓,空中樓閣,更不可能在拳學中以虛寓實。

薛嗣奇

手是人體中最為敏感的器官之一,手也是在樁功中最先觸摸到意感的身體部位。先來做一個小實驗說明問題。

兩手指尖朝前,掌心相對,兩手掌指尖相對二十厘米;或者兩手掌手指自然分開,掌心朝自己,十指相對(如渾圓樁手的間架),輕輕的壓縮兩手掌(或者兩手手指向中間擠壓)幾乎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兩手掌間或者十指間有排斥力,而當兩手掌向向左右拉開,兩手心或十指間會感覺到斥力,身體的其他部位,就沒有這種彈簧(磁鐵)般的感覺,或者這種感覺非常淡,那是因為這雙手最敏感,比其他部位都敏感,所以能最先觸摸到意念。

前面說到了,在樁功中要求意貫周身,全身各部位都具有充盈和均衡的意念,對站樁初學者來說,最初也僅僅是指間具有意念。 如何才能意貫周身呢?靠的就是這雙手,這雙萬能的手, 是這雙手慢慢的教會身體其他部位去觸摸意感。

于永年

站樁時,首先是這雙手觸摸到意念,最初的這個意念,如一個藥引子一樣,隨著你站樁進程的深入,逐漸向身體的其他各部位蔓延,從手蔓延到小臂,大臂……直至意貫周身,這才是這雙萬能的手在樁功中最根本的意義。

其次,這雙手對站樁的間架結構具有扶正的作用。如果你經過過師父給你調樁的階段,當你的樁架出現了問題,如脊柱向左偏離了,這時師父不言語,走到你身邊,用手把你的左側面的身體扶到一個正確的位置。其實,在樁功中,意念的雙手,也具有這一層扶正的作用,當結構出現問題時,在意念中想象這一支手在扶正自己的結構。

再次,這雙手在站樁過程中具有放松僵緊部位的作用。還是上面的例子,當你初期站樁時,身體某些部位特別緊,師父會過來用手在你緊張的部位輕輕揉過,這時你過感覺到這個緊張的部位臂剛才放松了一些。所以,在站樁時,需要學會放松,其中一種方法就是想象你師父的手在你身體緊張的部位輕輕揉過,這同師父告訴你,讓你想象自己站在水中的放松自己的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你站樁時,意念置己身于水中,水對身體表面有壓力,這樣使的身體放松。

金手指

這些東西聽起來很虛幻,信不信由你了, 如果你有一雙慧眼,能從本文中吸取一些站樁有價值的東西,也算是我從2017年初辭去優越的工作,全職傳承武學的一點功德,如果覺得山主在故弄玄虛,那就吐槽也罷。

有的人可能會說,你看誰誰誰,手型也不是你文中所說的那樣,同樣功夫也非常好啊。是的,這樣人有,已故的和在世的都有,我看過有些老師年輕時的樁功的手型,以及現在樁功的手型,有很大變化,年輕時,很規范,成名成家了,練功也不像以前那么刻苦了,功夫走下坡路了。

說起手型,有很多前輩的手型,我覺得比較嚴謹,薌老的閨女王玉芳先生,薌老拳學繼承人(繼薌)姚宗勛先生,姚宗勛先生的晚期的弟子薛嗣奇先生(羅山主意拳的恩師),薌老的女兒,父親不可能教自己閨女錯誤的樁功手型,姚宗勛也是薌老一手調教出來的、薛師也是40多來一直也是追隨薌老和姚爺的拳學思想一路走到現在,當然,這里傳承的不僅僅是外形,也包括內涵。

如果有一天,你的渾身同你的手指一樣的敏感,那么你的健康已經不是問題了,你的功夫也不是問題了。

看到這里,是不是覺得站樁太難了?站樁就是改積習,站樁就是一生的修行,如果覺得難,連自己的一雙手的改造都沒有信心,那我勸你不要開始,提前放棄以免半途而廢,改造了形,可能只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但要求得武學真經,可能需要耗費你一生的時間。我的通背的恩師常對我說,“在武學面前,我還是個小學生……”恩師八十多歲了,在眾人眼里,恩師在武學上早已登堂入室,悟得其妙了,但恩師還在學習,還在提高,還在修行,還覺得自己是武學領域的一個小學生,是武學領域的一個傳承者,而不是改革者。

樁功,融合了數千年國人的智慧,一個簡單的手型設計,也凝聚了前年國人的心血和智慧,所以,我們站樁,站的不僅僅是樁,站的更是先輩的的智慧,基于此,我建議,不要輕易的更改傳承下來的國粹,武學上不要搞修正主義,人活在世上去去百年,以一個人的力量去對抗數千年國人的智慧,那純粹是玩笑。所以,我教學生,我極少改變師父教給我的東西,師父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我的學生,教我的弟子,因為我是在傳承恩師的東西。

王薌齋

關于站樁的手講了這么多,是因為手在樁功中有不可替代的意義,但這不等于,手在樁功中最重要,是根本。在樁功中,兩胯、兩肩以及脊柱這身體的五大塊,以及丹田和吐納,這才是樁功修煉的根本。

本文作者:羅山主,湖南人在北京,畢業于中央財經大學,癡迷于武學,傳統武學公眾平臺(CNWUXUE)創始人,主要習練洪洞通背、白猿通背和意拳,目前一邊隨師父學習,一邊自己帶學生,帶弟子,勵志做一位好老師,好師父,為傳武的復興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