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是位于希臘本土北方的馬其頓王國的國王。馬其頓王國誕生在巴爾干半島的一隅,先后與波斯帝國和希臘世界產生密切關系,過程中王國逐漸成長,一邊吸收希臘文化,一邊擴張國力。在大帝父親腓力二世的時代,馬其頓王國征服了希臘世界,茁壯成為巴爾干半島上最強大的國家。亞歷山大繼承了這個強而有力的國家,并且進攻東方世界。

他遠征的范圍,包含波斯帝國全部領土,遠達印度半島西北部。因此要談論亞歷山大,就有必要將這個廣大的世界完整地納入視野之中。為此,首先必須遠離現今已成為常識的歷史概念,重新設定新的舞臺。

一、重設歷史舞臺

在日本的高中世界史教科書中,古代希臘史和古代東方史,分別被放在不同的 頁面敘述,給人的印象似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希臘與波斯的關系,在古代希 臘史的頁面里雖然有談到,但也只出現兩個項目,一個是希臘在波希戰爭(Greco- Persian Wars)中獲勝,一個是亞歷山大的東方遠征和波斯帝國的滅亡。馬其頓王 國則在希臘的衰退期時突如其來地出現,關于王國的背景和國家的樣貌,教科書中 大致都沒寫道。即便是以一般讀者為取向的《世界歷史》系列的套書,希臘羅馬與 東方(Orient)也分別被放在不同的卷次,東方世界與西方世界的關系依然曖昧不 明。關于希臘化時代的敘述,也以大帝的遠征和希臘文化向東方擴張為主題,希臘 化史與東方史儼然是完全各自獨立的存在。

從這樣的敘述當中得到的印象,應該會是希臘與波斯經常處于敵對狀態,而亞 歷山大的遠征則在東方開創了新時代吧。不過這種站在希臘人觀點的歷史觀,今日 已被視為是希臘中心主義,飽受嚴厲的批判。就事實而言,希臘文化的誕生,深深 受到東方世界的影響,希臘人與波斯等東方民族,透過經濟和文化等各種面向,密 切地進行交流。從黑海經過愛琴海到達東地中海,形成一個海上貿易圈,希臘商人 熱絡地往來其間,許多的工匠和傭兵為了尋求工作而四處移動。在政治層面上,希 臘與波斯也并非經常處于對立狀態。波希戰爭之際,有許多希臘的國家是接受阿契 美尼德王朝的統治。波希戰爭以后,雅典和斯巴達等城邦,頻繁地派遣外交使節, 向波斯大帝請求締結同盟或提供資金。所以不如說是波斯大帝居中煽動希臘人彼此 對立,甚至加以操縱。就帝國版圖起自西亞遠至印度西北的波斯看來,希臘只不過 是隔著大海的西方邊境。

在大帝以前,東方世界和西方世界之間的關系,已有相當豐富的互動,必須要 先確立這個前提,才能夠開始考察亞歷山大出現的背景和他遠征東方的歷史意義。 首先就讓我們從希臘和波斯的關系來看起,重新設定至今為止的常識。

二、希臘世界的興起與東方世界

公元前八世紀以降,在希臘本土和愛琴海一帶,大量誕生了一種希臘特有的小 國家,名為「城邦」(Polis)。所謂的城邦,是廣義的城市國家,共同體的成員是 公民,他們集居在被稱為「衛城」(Acropolis)的丘陵周邊,擔負起政治與軍事 的責任義務,共同管理國政。農地散布在市區周邊,土地被分配給具有自由身份的 農民。最初是由貴族獨攬政權,不過占公民人數大半的平民,也逐漸獲得參與政治 的機會。城邦是規模極小的國家,具有公民身份的成年男子,人數通常是數千名, 小的城邦則頂多只有幾百人。鼎盛時期公民人數將近萬人的斯巴達,和擁有四萬名 公民的雅典,是其中的特例。此外在公元前八世紀到前六世紀之間,希臘人在黑海 和地中海沿岸地區,建設殖民城市,積極從事貿易活動,同時也擴大了希臘世界。 希臘城邦的總數,推斷曾經多達一千個。

這個時期的東方,亞述人在公元前八世紀,統一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并建立帝 國,版圖甚至擴張至埃及。在小亞細亞,則有繁榮的弗里吉亞王國(Phrygia), 且貿易經由東地中海、小亞細亞沿岸以及內陸地區的往來,蓬勃發展。進步的東方 文化,對希臘人帶來了巨大的刺激。希臘人除了改良腓尼基文字,制作出希臘的字 母系統之外,還跟東方世界學習了各種不同領域的事物,如雕刻和建筑的樣式、冶 金屬和金屬加工技術等等。因而公元前八世紀到前六世紀,被稱為是希臘的「東方 化時代」(Orientalizing period)或是「東方樣式化革命的時代」。獨特的希 臘文明,乃是在東方世界的強烈影響之下誕生的。

在希臘世界中,位于小亞細亞西岸的愛奧尼亞地區(Ionia),受到來自東方的 豐富刺激,最先發展出城邦;早于希臘本土,希臘文化在此地先開花結果。公元前 七世紀至前六世紀,緊鄰愛奧尼亞東方的呂底亞王國(Lydia)盛極一時。對于國家 的繁華感到自豪的呂底亞國王們,也對希臘文化產生強烈關心,他們大量捐款給幾 個希臘屈指可數的圣地,例如德爾菲(Delphi)。公元前六世紀,呂底亞國王克羅 伊斯(Croesus),首度征服小亞細亞沿岸的希臘諸國,強迫各國朝貢,不過彼此 之間的經濟關系反倒日漸增強,此地區的希臘人依然繼續享受著繁榮。

在這個時期的希臘本土,斯巴達確立了獨特的政治體制,在君主制的領導下, 全體公民專心致力于政治和軍事活動,更聯合伯羅奔尼撒半島(Peloponnesian) 的各城邦組成聯盟,國勢強大傲視希臘諸城邦。雅典則是于公元前六世紀初期,在 梭倫(Solon)的改革下跨出邁向民主政治的第一步,之后在庇西特拉圖 (Peisistratus)的僭主政治領導下,工商業逐漸發展,一般農民的生活也變得安 定。接著在公元前五〇八年,雅典的僭主政治垮臺后,克里斯提尼 (Cleisthenes)改革政治體制,確立了以重裝步兵身份為中心的民主政治。此外 在波奧提亞(Boeotia)、色薩利(Thessaly)、?;梗≒hocis)、洛克里斯 (Locris)等地區,數個城邦經由共通的方言或宗教連結,各自形成寬松的聯盟體 制。于是,雖落后于愛奧尼亞,但希臘本土的各國也逐漸完成政治上的發展。 然而波斯帝國的成立與向西擴張,大幅改變了這個狀況。

三、波斯帝國的西進

波斯人從中亞開始南下,于公元前七百年左右,在札格洛斯山脈(Zagros Mts.)東南方的伯爾薩地區(Parsa,希臘語為波西斯[Persis])定居,在受到 埃蘭人(Elamites)和米底亞人的影響同時,也逐漸形成王國。公元前五五九年, 居魯士二世(Cyrus II)即位后,開始積極地展開征服活動。前五四六年,他進攻 小亞細亞,消滅呂底亞王國,令小亞細亞沿海地區的希臘人亦歸順于波斯,更在前 五三九年占領巴比倫,統一了東方世界。

繼任的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征 服埃及后,此時便出現了空前的大帝國。公元前五二二年,岡比西斯死后,大流士 一世(Darius I)篡奪王位,在花了一年的時間鎮壓全國各地爆發的叛亂后,確立 王權。其帝國版圖西起自埃及,跨過中亞,遠及印度河流域。大流士一世將其統治 領域劃分為行省、設置總督,并修筑波斯御道、建置通訊網絡,同時對于其下各民 族大抵采取寬容的統治政策,承認各民族的自治權,整頓出世界帝國的統治體制。 「如何統治擁有多樣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的諸多民族」,關于這個問題,阿契美 尼德王朝已提供了后世標準解答。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統治體制,成為帝國的模范, 為后來的羅馬帝國和鄂圖曼帝國所繼承。

大流士一世更進一步渡過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orus),沿著黑海北上,決然 遠征斯基泰(Scythia)。雖然這場遠征以失敗告終,但波斯也因此擴展了在歐洲 方面的勢力。當時的巴爾干半島上,從愛琴海沿岸往北穿越洛多皮山脈(Rhodope Mts.)、哈伊莫司山脈(Haemus Mons,今日的巴爾干山脈),到達多瑙河一帶的 地區,居住著色雷斯人(Thracians),他們分裂成好幾個部族,并未成立統一的 國家。色雷斯人的西邊,在斯特里蒙河(Strymon,今稱斯特魯馬河〔Struma〕) 一帶住著培奧尼亞人(Paeonians),再往西方則是馬其頓王國。大流士一世留在 歐洲的將軍美伽巴佐斯(Megabazus),于公元前五一〇年代末期征服色雷斯地 區,強迫培奧尼亞人移居亞洲,進而迫使馬其頓王國臣服。

自那之后到波斯敗于希 臘并撤退為止,巴爾干北部被納入波斯帝國的版圖長達約三十年。在這個時期,貿 易活動轉為熱絡,東西貫穿品都斯山脈(Pindus Mts.)的貿易路線,經由愛琴海 北岸到達小亞細亞,另外也通到多瑙河流域??梢哉J為,色雷斯與馬其頓的王族和 貴族,就是在這個時期學習到了波斯風格的生活樣式。馬其頓的國王會開始持有狩 獵專用的廣大庭園,應該也是受到波斯人的影響。

結語

公元前四九九年,愛奧尼亞地區的希臘人叛亂,但在六年后又遭到波斯鎮壓。 在那之后,大流士一世也迫使愛琴海島嶼地區和希臘本土的部分希臘人承認波斯的 宗主權。波斯人對希臘人的統治,是建立在波斯國王和高級官員與希臘各地統治者 之間的個人友好關系上。希臘各城市的統治階層,因為有波斯人作為后盾,而得以 維持政權。波斯方面對于表現良好的希臘人,也會給予土地或村落作為報酬,以確 保他們的忠誠。波斯對于小亞細亞沿岸和愛琴海一帶的希臘人的統治,是借由彷彿網眼密布般的個人友好關系網來維持。

參考文獻

《歐洲歷史》

《時間簡史》

《希臘與雅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