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瓜未平,一瓜又起。

李國慶,人如其名,總是能搞些大事情。去年,采訪間內,怒摔水杯。今年,伙同大漢,爭搶公章。

01單純男孩 突然奪權

4月26日,微博熱搜榜上,關于當當網的詞條,幾乎占了一半。

這些詞條,圍繞“李國慶”、“公章”、“報警”等,好不熱鬧。距離去年10月李國慶怒摔水杯,過去不到半年,他再次以這樣的方式,給廣大網友送瓜送溫暖。

一開始,先是“李國慶當選當當董事長”浮上熱搜。乍一看,不禁令人好奇,那個“平凡無奇的離婚只分到3億生活費凈身出戶的單純男孩”,難道又回來了?

緊接著,“李國慶率4大漢上門搶當當公章”的詞條,頂了上來。古有“黑人抬棺”,今有“大漢搶章”。單純男孩,做起事來,也是那么的清奇。

正當網友囫圇吞瓜,不知如何下嘴的時候,李國慶送來“刀叉”。

他發布《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以下簡稱“告員工書“),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個清楚。

按照李國慶的說法,早在4月24日,他就組織召開了臨時股東會,并成功當選董事長、總經理,全面接管公司。

至于公司的前任董事長、他的發妻——俞渝,也被他單方面宣布解了職,卸了任,再無權掌管當當。

既然已當選董事長總經理,按照李國慶的脾氣,自然就有了闖當當辦公室,怒奪公章這一出“好戲”。

單純男孩許是擔心勢單力薄,還叫了幾名大漢同往。據說,當時是早上9點34分,俞渝還沒到公司,李國慶一行人,直奔保管公章的員工而去。

幾十枚公章,悉數收入囊中,整個過程也就10幾分鐘。員工們都覺得這是他倆的“家事”,也就沒人攔著。

有網友評論,這不正是“楊宗保闖營奪帥印,眾元老攜手罷桂英”。有《楊家將》內味兒了。

罷了俞渝,接管公司,搶了公章,好戲才剛剛開始。

李國慶還在辦公室張貼了一份“告員工書”,其邏輯縝密,煽動力強,儼然一篇討俞渝檄文。

首先,李國慶聲稱是為了維護公司大局,才在之前禪讓了管理權3年。言外之意就是,他要回來了。

意在“正名”;

然后,當當網連續5年盈利,但是俞渝竟不給股東分紅。李國慶要怎么辦?他要拿出去年凈利潤的30%來分紅。

意在“爭取股東”;

接著,對于近期被裁掉和正在走裁員手續的員工,返聘返崗。他還列舉了公司年后復工出現的新冠感染情況,言辭激烈。

意在“爭取員工”。

最后一句是重點,全體員工以后應向自己匯報。

步步為營,重掌大權,你還相信他是個“單純男孩”嗎?

02 當當回應 公章作廢

對于李國慶突如其來的一番操作,當當網內部一陣錯愕。緩過神兒來的行政,隨即報了警。

事發后,俞渝來到公司。眼見一地雞毛,應對倒也沉著。也許是經過去年那次摔杯事件,她早對李國慶心知肚明。

眼看公章都被搶走了,當當網便發表一份嚴正聲明:公章丟失期間,用此簽署的文件等,不予承認;并將丟失的公章,作廢處理。

晚上6點,當當網召開了一場電話溝通會。會上,其副總裁闞敏,否定了李國慶臨時股東會的合法性。并稱俞渝等股東,并未收到通知。

可是,根據李國慶爆出的和兒子的聊天記錄顯示,他20多天前就通知了俞渝,但是后者拒絕參加。

各執一詞,撲朔迷離。

闞敏還補充說,目前,俞渝持有公司52.23%的股權,李國慶為22.38%,孩子持有18.65%。怎么算,這家公司都還是俞渝說了算。

他還為俞渝拔份兒,正告李國慶“離當當越遠越好?!?/p>

當被問及李俞二人關系時,闞敏則說,李國慶單方面終止了離婚和解談判,雙方正在等待公證結果。

也就是說,去年11月開打的離婚案,至今并未有明確結果,他們還是法定夫妻關系。

而對于李國慶提出的分紅措施和裁員事件,闞敏均矢口否認。

闞敏說,國內電商行業沒有分紅先例,當當網自然也不會這么做;而且,公司也并未裁員,高管也沒離職。

總之就是:

李國慶開的股東會,無效!

搶走公章,作廢!

離婚案件,沒判!

分紅裁員,做夢!

至于被討伐一番的俞渝,有何反應呢?按闞敏的說法,“和往常一樣,很平靜”。

03 雙方爭斗 由來已久

其實,李俞二人的爭斗,由來已久。

去年10月份,李國慶在采訪間怒摔水杯,只不過是二人洶涌斗爭中的,一朵浪花。

從1996年開始到2016年,二人偶遇、相識、閃婚,又回國創辦當當,一直把公司做到上市。

其間,男主外女主內。李國慶先后pk淘寶、亞馬遜、京東,連年對外征戰;俞渝則擔任CFO,主管內勤。

二人搭檔,還過得去。

可到了2016年,當當網私有化退市之后。二人本來說好股份五五開,并且一人拿一半給兒子。

可是,李國慶大筆一揮,分發一半股權。而俞渝卻沒有,這樣一來,股權占比差異立現,俞渝轉眼成了大股東。

一場爭斗,在所難免。

2018年1月的一天,按李國慶的回憶,他剛在家看了《雍正王朝》“八王逼宮”的橋段,轉天就被俞渝一封“逼宮信”,移出管理層。

從這時起,他被架空奪職,離當當網管理層漸行漸遠。

后來,有著“李大嘴”諢號的他,倒也不負眾望。

2018年,劉強東在美卷入性侵門的時候,李國慶口無遮攔,把自己的婚外情行為和經驗,拿來“分享”,傳授給東子。

這自然招致俞渝的氣憤,畢竟二人還是夫妻。俞以公司名義發表聲明,與李國慶劃清界限,并強烈譴責。

聲明中還強調,李國慶已經離開當當管理層、決策層一段時間。

“李大嘴”仍然不管不顧,2018年年底,聲援發表“女性墮落論”的俞敏洪,再次招來罵聲一片。

而這時候,他的老婆俞渝,則站在對立面,聯合20位商界女性,聲討俞敏洪。

由此可見,無論是從公司管理上,還是從價值觀上,李國慶和俞渝的分歧已經是愈演愈烈。

于是,2019年10月的摔杯事件,就像是一場醞釀已久的火山噴發。

李國慶控訴俞渝奪權、逼宮;俞渝則爆料李國慶性取向、洗浴染梅毒……又大又圓的瓜,一個接著一個。

如今,又到了瓜熟的季節:

李國慶攜瓜過江,帶著大漢闖當當,怒氣沖沖搶公章,全面接管挺瘋狂;

當當方面回應忙,股權占比論短長,分紅裁員是瞎想,俞渝一點也不慌;

無論結局誰贏輸,我們只是買本書。